萬綠達“愚公”:水滴石穿可撼山
2021-08-05

 ▲水洗發白的廠服見證了王登甲駐廠服務17年的起起伏伏,永不褪色的是他直面困難的勇氣。
 
       認識王登甲的人,一致認為他是個“急脾氣”,面對不公總是正面剛,不給任何人留面子。他的身上,有貴州人最典型的性格特點:耿直。
 
       自2004年進入萬綠達,王登甲就一直在駐廠一線,在西區駐廠超過9年,在東區駐廠超過7年,是綜合事業部企服團隊中人人皆知的“老班長”。
 

 01

       “在西區和東區的16年做得順順當當,服務和幫助客戶我們隨叫隨到,所以無論新老客戶對我們也絕對信任和尊重。”
 
       王登甲清晰記得,一次進出電梯時客戶廠家拉新貨的叉車和萬綠達駐廠員工拉固廢的叉車相撞,幾十個新貨的包裝紙箱被碰扁了,細算起來要賠幾千塊,最終客戶廠家的對接領導主動出面幫忙協調解決了。
 
       還有一家客戶廠家原本規定上午9:00準時過磅,但那個時間段萬綠達駐廠員工要對接生產線頭天晚上新出來的固廢,是一天中最忙的時候。過磅人員得知后主動調整流程,加快過磅、裝車、放行速度,幫助駐廠員工趕在8:30工廠全面開工之前走完了流程,人、貨、車互不耽誤。
 

02

       2021年3月,王登甲被調往永東區做班長,兼任叉車司機。這個調動,看似突然,卻是在企服團隊內十幾個班長中考察多時做下的決定。主管陳強道出緣由:“王登甲做班長十幾年,經驗豐富能應對復雜客情。更重要的是,他盯事盯得緊,不出結果不罷休,能啃硬骨頭,死磕到底。”

       然而,初到永東區時,王登甲體驗了前所未有的落差和尷尬:
       一家合作10多年的大客戶廠家外倉發生盜竊,萬綠達駐廠服務團隊普遍遭遇信任危機;

       客戶廠家的牙膏包材固廢按材質、品質、顏色分類多達五六十種,王登甲第一次接觸牙膏包材固廢,又沒有人交接工作,對現場極不熟悉;

       王登甲一人負責3家大客戶廠家,既要做現場管理,又兼做叉車司機,經常人隨叉車走,分身乏術導致細節管理不到位;

       客戶廠家嚴格規定固廢過磅時間,但因貨車、過磅人員時間銜接不好,導致環環等待環環浪費時間,常常因為固廢不能按流程及時清運遭客戶廠家投訴;

       客戶廠家要求緊急清運固廢時,沒有人員支持,加班加點完不成任務還會挨批評……

 

 ▲身兼班長和叉車司機,王登甲每天轉場于3家大客戶廠家之間,絕大部分時間忙于裝卸貨和一線分揀。
 

03

       今昔對比,天壤之別。在人生地不熟的永東區,王登甲遭人反復推諉,被人背后叫“垃圾佬”,甚至收到過最嚴厲的警告:“今天不按時清空,你們明天就不用來了!”
 
       這句話就像千萬根針,初聽扎心,再聽讓人清醒,時時鞭策著王登甲窮盡辦法去做每一項工作。

        他帶領駐廠員工搶時爭速,比以往更拼命。
 
       一家大客戶廠家的固廢分揀標準變細,有一類實心板還要求無污染、分規格返回廠家生產線,萬綠達派去的駐廠員工從原來的5人增加到7人,王登甲親自帶著員工們每天清晨6:00左右開工,中午只吃飯不午休,馬不停蹄干到下午5:30下班,經常還干不完。
 

 ▲按最新固廢分揀標準,光這種牙膏邊絲就分10多種,駐廠員工從5人增至7人,依然忙不贏。
 
       因為該大客戶廠家固廢量大且種類繁多,廢品房地盤小,又是露天作業,太陽再毒,暴雨再大,駐廠員工也要拼命干。
 
       碰上加急任務,王登甲和駐廠工們就像上了戰場:大客戶廠家要求下午清運的,中午把所有人的盒飯打到廢品房,員工輪流吃飯確?;顑翰煌?;大客戶廠家要求周一一早清運的,周六日全員不休也要搞定。
 
       一次,大客戶廠家傍晚6點左右報廢了大批貨物,要求當晚12點前完成清運。當時,上白班的員工已經下班,上夜班的員工還沒上班,從公司其他區調撥不來人,又趕上飯點,現場一個人都沒有。心急如焚的王登甲加緊行動,先挨個給永東區所有駐廠員工打電話完成人員調撥,下白班的員工統一折返再加班,上夜班的員工統一提前上班,又親自去買飯買水打包到現場給大家一起吃。王登甲的實在點燃了永東區駐廠員工的干勁,大家齊心又默契,原本5個多小時的活,3個多小時就處理干凈了。幾位從清晨6:00左右就忙不停的駐廠員工累趴了,紛紛跟王登甲說:“王班長,看你這么賣命,我們才愿意加班,但真的好累??!”
 
       他收起急脾氣刨根究底,比以往更耐心。
 
       王登甲有一句名言:做服務,肚量要大,脾氣要收,要有韌性。別看他脾氣急,駐廠服務卻做得很細,“問清楚,再行動”是他的做事原則。
 
       一天晚上,客戶廠家卸了一堆貨在廢品房作業區,要求暫時幫忙存放。不久,又在同樣的地方卸了一堆貨,并跟萬綠達上夜班的駐廠員工說兩堆貨全部報廢處理,要求務必在第二天早上8:00之前完成。駐廠員工再三確認后,緊趕慢趕終于在規定時間完成分揀裝袋,等待過磅裝車。王登甲聽夜班員工講完來龍去脈,要大家別搬動貨物,等客戶廠家的對接領導再作確認。沒想到,對方一來就沖夜班員工一通臭罵,說存放的那堆貨不該報廢。王登甲一邊安撫自己的員工,一邊與對方的員工核實情況。最終,這兩堆貨的主人——客戶廠家的大客戶代表親臨現場,判定責任在客戶廠家,同時明確兩堆貨只是報廢標準不同,請萬綠達駐廠員工統一按新標準壓包變形作罷。不久后,經王登甲申請,萬綠達在該客戶廠家上了一臺專門做這類固廢標準化報廢的機器,省時省力省人工,客戶廠家及其大客戶代表都非常滿意。
 
        在誤會發生時,他始終頭腦清醒,不卑不亢。
 
        一天清晨7:00左右,客戶廠家的外倉員工火急火燎找到王登甲,說有重要東西不見了,要他問上夜班的駐廠員工是不是當垃圾報廢了。當時,所有固廢還沒壓包,王登甲判斷東西不在里面,立刻給已經回家休息的夜班員工打電話核實了情況。原來,頭天半夜,客戶廠家的外倉員工在廢品房門口卸下一小袋銅線,沒有任何交待,夜班員工覺得放在門口又不好看又影響自己干活,就特意收到一個袋子里靠邊存放。王登甲迅速找出銅線,向客戶廠家的外倉員工作了澄清。這件小事讓王登甲意識到駐廠員工應對突發狀況的流程是否規范直接影響了客戶信任度,他特意對永東區的所有駐廠員工做了培訓,此后再沒有類似的事情發生。
 
       經過4個多月的磨合,王登甲現在基本摸熟了永東區各客戶廠家的固廢情況,基本平衡了客戶廠家、公司、員工三方在分揀標準上的沖突,也積累了一套處理現場疑難雜癥的經驗。因為能充分配合客戶廠家的需要,任何事情堅持當面溝通當面解決,王登甲帶領的永東區駐廠團隊爭取到越來越多的信任和尊重。
 

▲面對困難重重,王登甲心中有一份環保人的堅守:我們在做利國利民的事兒!
 
      “雖然艱難,但我們會盡力,哪怕每次的好轉只有一點點,水滴石穿嘛!”說這話時,王登甲滿臉樂觀,更多執拗。他帶領永東區的駐廠服務團隊,像愚公移山一般,正一點點打破偏見、一點點贏得挑戰。前路漫漫,做正確而有意義的事情,一定可以收獲越來越多的支持。

Copyright ? 2019 萬綠達集團 Powered by vancheer 粵ICP備11033129號
女人扒开下部裸体无遮挡,国产女人下面好多水,国产亚洲精品美女久久久,日本肥老妇色XXXXX日本老妇